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貿易戰之后,LoRa在中國還有機會嗎

2019-06-13 09:33 李澤

導讀:目前在全球已經有100個國家和地區,100多家網絡運營商部署了LoRa網絡,全球部署的LoRa節點超過9000萬個,LoRaWAN已經成為物聯網尤其是低功耗廣域網的事實標準。

目前在全球已經有100個國家和地區,100多家網絡運營商部署了LoRa網絡,全球部署的LoRa節點超過9000萬個,LoRaWAN已經成為物聯網尤其是低功耗廣域網的事實標準。在中國,兩次《征求意見稿》不但沒讓LoRa銷聲匿跡,反而伴隨著阿里、騰訊、鐵塔、聯通等巨頭的加入,產業生態愈加強大。

中美貿易戰中,我們看到作為IP供應商的ARM也對華為實施斷供情況,而在LoRa產業鏈中,處于其核心地位的LoRa芯片僅有美國Semtech公司生產或者授權生產,貿易戰無疑會給LoRa在中國的發展蒙上一層陰影。貿易戰之后,LoRa在中國還有機會嗎?

第一部分:LoRa生態鏈及其中國力量

從技術上看,LoRa僅僅是物理層的一種調制技術,為了能夠將LoRa技術更好的推廣,Semtech(LoRa技術擁有者)主導成立的LoRa聯盟(LoRa Alliance)制定了以LoRa技術為基礎的組網、端到端的通信業務的協議標準—LoRaWAN。在LoRa聯盟成員的努力下,在全球100個國家和地區共部署了超過9000萬個LoRa節點,成為一種市場選擇的主流物聯網連接技術,LoRaWAN更形成了“LoRa芯片-模組-傳感器-基站或網關-網絡服務-應用服務”完整產業鏈。

11.jpg

LoRaWAN產業鏈 圖片來源:網絡

LoRa芯片是整個LoRaWAN產業鏈的起點和核心,而LoRa芯片的底層技術的核心專利掌握在Semtech公司手里,芯片或模組企業通過Semtech授權IP進行LoRa芯片開發或者直接采用Semtech芯片做SIP級芯片開發。目前,全球僅有意法半導體(STM)和阿里云IOT(芯片由ASR實現)兩家獲得LoRa的IP授權,其它如微芯科技(Microchip)、深圳華普、國民電子、群登科技等通過獲得LoRa晶圓的方式,推出SIP級芯片或者模組。

LoRaWAN是以MAC層為主的一套協議標準,提供了多信道接入、頻率切換、自適應速率、信道管理、定時收發,節點接入認證與數據加密、漫游等特性。有了這個標準之后,LoRaWAN就變成一種網絡技術,可將其用于不同的協議和不同網絡架構。

目前,中國有包括中興通訊、騰訊、阿里巴巴、中國聯通、鐵塔公司、貴州廣電等重量級玩家加入LoRa物聯網領域,其中阿里巴巴、騰訊等互聯網巨頭均以最高級別會員身份加入LoRa聯盟。

阿里巴巴不僅獲得Semtech的授權,可以開發LoRa芯片,把芯片導入光寶科技、海華科技等模組大廠,更開發了LinkWAN核心網管理平臺,改變目前LoRa管理平臺各自為戰的局面,形成平臺合力,對整個LoRa的網關和節點設備進行有效管理的核心網平臺;

騰訊在深圳與當地合作伙伴共同建立一個LoRaWAN網絡,為各種物聯網應用和終端用戶(如政府公共服務)提供從設備、邊緣到云端的LoRaWAN一體化解決方案;

聯通物聯網公司也表示聯通正在打造一個基于LoRa的統一云化核心網或者LoRaWAN連接管理平臺,在偏遠地區、公共事業管理等方面,考慮LoRaWAN業務的落地;

以克拉科技為主導力量的中國LoRa應用聯盟(CLAA)其聯盟成員已經增加到了1200多家。我們看到,中國企業已經深度參與到LoRaWAN生態鏈的每個環節,尤其在應用落地方面,依托中國龐大的市場和CLAA成員的努力,2018年中國市場LoRa芯片出貨量占全球一半以上,中國已成為LoRa產業生態最大的市場。

22.jpg

LoRaWAN網絡架構 圖片來源:網絡

第二部分:布局LoRa對于巨頭們的意義

物聯網本質上是一種基于場景的應用和服務。從這個角度來看,物聯網一定是以場景化的解決方案為基礎,以應用服務為拓展,而多樣化的解決方案和應用服務又需要統一的平臺來賦能。

物聯網時代的到來,打破了移動互聯網時代“云-管-端”的格局。

對于傳統電信運營商而言,低ARPU的物聯網終端帶來的流量收益已不能滿足其龐大的基礎設施投資,開始一方面向下延伸到終端及多樣化的解決方案,另一方面向上延伸,布局物聯網平臺,管理連接量龐大的物聯網設備以及賦能多樣化的解決方案,打通“云-管-端”,這既是企業自身發展的需求,也是物聯網時代的特點;

對于傳統互聯網巨頭而言,在物聯網時代,其運營的數據與互聯網時代的數據來源有質的區別,雖然作為第三方超級平臺的提供者而言,對各種接入方式沒有區別,但要想保持其在云端的優勢,也需要加強在管和端的影響力,保證其數據來源的穩定性。尤其是有實力的企業如騰訊、阿里,更在乎的是自由和主控權,現在看來,他們也有實力參與到這些環節中。從這個角度來看,無論運營商、互聯網巨頭布局NB-IoT還是LoRa,都是其增強對數據入口及管道掌控的一種方式。

微信圖片_20190613093342.jpg

圖片來源:網絡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通信、互聯網、IT等巨頭雖然處于不同領域,但在物聯網布局上具有一定的趨同性,而各跨界巨頭在物聯網業務的競爭力在于對生態的經營和數據的把控,作為物聯網入局相對稍晚的互聯網巨頭來說,從LoRa生態作為入口是一個較好的路徑選擇。在高度碎片化的物聯網市場中,通信層成為整個產業中最可能實現標準化的領域,互聯網企業相對于在移動蜂窩技術深耕幾十年的高通、愛立信、華為等玩家在NB-IoT、eMTC 以及 5G 等物聯網標準,很難參與進來,更不用說有重大貢獻和掌握話語權了。

LoRaWAN 作為一個問世時間較短且相對簡單的開放標準,新入局的互聯網巨頭相對容易參與到標準化工作中,加入LoRa聯盟中可以為其參與廣域物聯網網絡標準打開一扇門,是互聯網巨頭布局物聯網產業生態的很好的切入點。

第三部分:貿易戰之后,LoRa在中國還有機會嗎

從使用場景上來看,LoRa因其功耗低,傳輸距離遠,組網靈活等諸多特性與物聯網碎片化、低成本、大連接的需求十分的契合,因此被廣泛部署在城市照明、智慧管網、智慧社區、智能家居和樓宇、智能表計、智慧農業、智能物流等多個垂直行業。這其中不乏涉及到國民經濟數據的場景,如城市照明、智慧農業、智能表計等,其系統運營的穩定性和數據的保密性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LoRa芯片及核心技術的唯一壟斷,一直都是LoRa在中國發展的“痛點”,Semtech雖然通過授權IP,開啟LoRa芯片國產化以及多供應商的進程。但我們在不清楚其授權模式以及LoRa IP后續演進路徑的情況下,應對這個樂觀也應該持謹慎態度。

如果說去年美國政府對中興進行芯片禁售是美國對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的試探,那么今年美國政府把華為、海康、大疆等企業列入“實體清單”并進行斷供,可以看作是對中國電子信息產業乃至中國的全面開戰,是美國企圖遏制中國產業升級的第一戰。在此背景下,大力發展LoRaWAN生態,有一種置整個產業于火山口的感覺。萬一將來LoRaWAN在中國有一定的連接規模,輸送著大量的國民經濟數據之后出現芯片斷供或者停止授權,又或者芯片中存在“后門”,造成大量的中國數據外泄,造成的損失將是無法衡量的。

一直以來,LoRa技術以及LoRaWAN規范因為靈活、低成本部署的優勢,成為國內大量非運營商用戶的優先選擇,尤其是不少政企行業用戶因為業務特征,傾向于自主、可控的專用網絡。

在筆者看來,中國很多企業已經在LoRaWAN產業鏈上做出很多努力和嘗試,有一定的商業成績,不太可能因為底層芯片技術的問題而放棄掉之前的大量投資和努力,放棄可能會導致一批中小規模企業的倒閉或者裁員;

貿易戰之后,中國勢必加快產業升級進程,而LoRa技術及其產業鏈企業是賦能中國產業升級的重要力量,在政策方面也不太可能明確阻止LoRa在中國的發展;

同時,我們暫時也看不到有什么力量有動機阻止Semtech“斷供”中國的LoRa芯片和授權,但我們不得不考慮芯片或者IP中有可能存在“后門”問題,畢竟LoRaWAN擅長部署的場景中包含了涉及到國民經濟數據的場景。

以此看來,LoRa在中國的發展不會因為貿易戰問題而擱置或者大幅變緩,但其優先布局的領域必然是智慧社區、智能樓宇等場景,而非智慧城市、智能表計、智慧農業等涉及到國民經濟數據的場景。

與此同時,中國芯片企業也在積極的開發LoRa底層的可替代技術(據上海磐啟微電子的副總告訴筆者,他們的ChirpIOT TM 擴頻調制+相位調制技術可以代替LoRa TM及FSK系列,自家的LoRa-like 芯片19年即可推出可測終端),繞過Semtech的技術專利,實現和LoRaWAN的兼容,保證底層技術不完全受制于人。


腾讯分分彩稳赚规律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