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5G商用牌照提前發放下 挑戰接踵而至如何應對?

2019-06-17 09:20 物聯網智庫
關鍵詞:5G商用運營商

導讀:端午佳節前夕,工信部正式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四家運營商頒發了《基礎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也就是大家常說的5G牌照。

端午佳節前夕,工信部正式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四家運營商頒發了《基礎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也就是大家常說的5G牌照。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發放的5G牌照并非此前業界所討論的“臨時牌照”,而是面向5G時代的正式商用牌照。

由此,中國將成為繼韓國(4月3日)、美國(4月6日)、瑞士(5月7日)、英國(5月31日)之后,第五個開通5G商用服務的國家,中國5G正在提速……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業內外滿懷期待的5G終于來了。毫無疑問,此時發放牌照意義重大,真正的挑戰也將接踵而至。

各種因素加速5G商用牌照發放

5G跳過了試商用階段直接進入正式商用階段,牌照發放也比預期至少提前了半年。5G與歷代通信技術不同,其標準制定、網絡搭建、商用計劃等都較歷代通信技術有所提前。

首先,從5G本身發展來看,5G商用加速與標準制定緊密相關。相比IMT-2000(3G)從提出到完成第一個標準版本總共經歷了15年,而IMT-2020(5G)從愿景提出到計劃2020年完成完整的標準制定僅花費5年!

5G與2G/3G/4G時代多個標準不同,目前業界在5G標準上已經達成了普遍共識,希望在全球范圍內形成一個統一的5G標準,其意義不僅在于5G技術本身,更重要的是統一標準將有利于有效降低成本、提高廣泛應用的可行性以及推動整個產業鏈快速向前發展。因此,盡管5G協議標準相對“前任”們來說更加復雜,但IMT-2020還是一再縮短協議標準制定周期。

其次,中國在世界通信領域完成了角色轉變。每一代通信技術之間大概相隔10年,2000年探討的3G、2010年火熱的4G,以及2020年即將打開萬物互聯大門的5G,雖然5G完整標準凍結仍需等待較長時日,但其商用速度顯然已經超過了業界的預期。

2009年國內3G牌照發放時,3G全球商用已過去很久;2013年國內發放4G牌照,彼時距離國外4G商用元年已過去3年左右時間;5G商用牌照發放,此時中國已經與美國、韓國和日本位列全球主要5G網絡建設和商用國的第一梯隊,中國已經完成了從無到有,從追隨者到領跑者的角色轉變。

在專利方面,德國專利數據公司IPlytics發布的5G專利報告顯示,截止2019年4月,中國企業申請的5G標準關鍵專利數已占到全球的34%,位居全球第一。

站在產業鏈的角度,此前工信部總工程師張峰在5G創新發展峰會上就表示道,5G產業鏈主要環節已基本達到商用水準。5月21日在國務院政策例行會議上,工信部信息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再一次強調5G技術和產品已日趨成熟,無論是系統、芯片還是終端等產業鏈主要環節都已經具備商用水平。

目前,華為和中興在5G主要設備制造商中的地位難以撼動;在5G芯片方面,全球僅有的6家企業之中(華為、紫光展銳、聯發科、三星、高通、英特爾),中國企業占據一半數量。在光纖光纜方面,有長飛光纖、亨通光電、烽火通信等企業,其中前兩者在全球行業排名中位居前三。另外國內企業已完成對包括網絡規劃、基站射頻濾波器、網絡優化、小基站、光模塊、光通信設備、終端等在內的5G全產業業務覆蓋。

再者,5G商用牌照發放是國內國際新形勢下的新研判,提前發放或許將提升產業自信。隨著中美磋商遭遇挫折,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加緊對中國5G的制裁,以華為為代表的中國企業正遭受一股來自全球的壓力。

在這種逆市場經濟、逆全球化的趨勢下,中國產業鏈亟待沖破這一阻礙。在產業上下游均已成熟、運營商規模試驗奏效的情況下,提前發放5G商用牌照當然是破障之舉。從內外兩方面考慮,這不僅促進了國內5G產業發展,釋放中國市場來營造良好的產業發展環境,從而帶動對內需的拉動,同時對于國外市場也將樹立一個正面形象,使全球供應鏈得到再一次檢驗和確認。

挑戰將接踵而至

在5G牌照發放當日,5G股市并未像此前所設想的一樣一路飆升,反而出現不進反退的情況。針對于此,業內有人士調侃道,這是因為5G真的來了。盡管這只是一句調侃,卻反映出5G已經脫離概念炒作階段,轉向注重實質進展的現狀。

國內5G的優勢凸顯,在世界范圍內正處于領跑階段。但從另一方面考慮,今后國內5G商用勢必不像3G/4G時代,需要從借鑒經驗變為創造經驗,這一過程中發展將與試錯同行。

(1)從運營商商業模式角度

賽道拓寬,參賽名額從三變成了四。廣電加入5G賽道雖早有預兆,但未必會對原有運營商格局產生太大沖擊,原因在于廣電凸顯的優勢是在視頻產業這一垂直領域。對于移動、聯通、電信三家“老牌”運營商而言,該如何找到自己的優勢呢?5G機遇背后,巨大的挑戰才剛剛開始。

電信企業目前面臨著“思維轉變”的問題,電信行業已經相當成熟,“人聯網”的增長空間已經接近天花板。隨著4G滲透率越高,反而用戶增長速度在持續回落,電信行業的收入也在持續放緩。

STL Partners指出,電信運營商追逐“改善世界的連接型,讓更多人口連接入網”的目標已經撐不起為電信公司帶來大量新收入的重任了。尤其是在中國,三大運營商需要考慮提速降費等政策、不限量套餐等變相競爭手段的影響,指望單靠“人聯網”獲取利潤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5G的特征不僅僅是花費數秒就能下載一部超高清電影,它海量連接的特性、低時延高可靠的特征將叩響萬物互聯的大門。與4G時代不同,5G業務的多樣性要求將使運營商不得不考慮從組織結構和運營模式上進行革新,其業務能力將跨越行業領域、跨地域界限,甚至是超越運營商限制的。

(2)從投資/回報與技術迭代看

5G牌照發放無疑刺激了運營商加大網絡部署的決心,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三家在5G牌照發放之后紛紛表示今年將把5G網絡拓寬到40個城市,并且實行“不換卡、不換號”即可開通5G服務。

雖然運營商對5G網絡部署做出了承諾,但5G大面積、高密集的基站部署,以及后續的運維都將是一個難題,不僅需要運營商大量時間的投入,同時也需要大量資本進入。

同時,在技術上三家運營商目前普遍采用的是NSA(非獨立組網)的組網形式,主要考慮到5G完整標準還未凍結,其次,商用提前,NSA組網方式不僅能加速5G網絡部署,還能有效減輕運營商的成本壓力。

不過目前看似困擾運營商的這兩大問題并非“不治之癥”,5G的發展是一個動態過程,發展5G不僅需要長期考慮,同樣也需要短期著手。從這一角度來看,圍繞5G eMBB特點開展的商用怎么有質量的完成才是當下亟需鋪開的重點工作之一。就像2G時代的用戶未必能想象到3G時代的微信,3G時代的用戶想不到4G時代的移動支付、短視頻一樣,5G未嘗不能率先在“人聯網”中開啟新時代。

(3)從5G產業發展角度

圍繞5G展開的應用是海量的,同時也是差異明顯的。目前就5G三大應用場景與典型應用來看,我們熟知的應用包括高清視頻、VR/AR、自動駕駛與車聯網、遠程醫療、智能制造、智慧電網、智慧家居等等。

目前與5G網絡協同度高的應用出現在消費側。目前已經向市面公開的5G智能終端廠商已超過14家,共計22款產品。但受制于款式和價格,5G智能手機仍需較長時間的市場培育來使用戶接納。

同時,上述這些應用作為5G原生應用在目前看來還是陽春白雪,沒有落地之前都只能是美好的幻想。要把5G作為賦能各個行業的“電力、水源”,不僅需要時間,還需要電信行業與傳統企業的創新協同,找到新技術與傳統應用的結合點,在產業發展上再多一點耐心、創新和信心。

總結

5G是萬物互聯的時代,也蘊含著萬億的藍海市場,盡管我們在敲開這個新世界的大門之前還面臨很多困難,但5G商用牌照的發放無疑更加堅定我們敲開這扇大門的決心。


腾讯分分彩稳赚规律技巧